Volsher-伏夏

鲜花与骸骨

一些最近的进度和个人碎碎念

由于三次元繁忙的原因,已经有两个月没上lof了,期间偶然登录看见喜欢或者关注还是超开心的,至少让我知道还有人喜欢我曾经写过的文字。倒是我,一声不吭地消失了,不仅对不起粉我的诸位同好,也对不起我自己写下的文字。就趁今天比较空的时候写一下进度。


总体来说今年下半年会和上半年一样忙,估摸着可能只有六月、八月、九月、十二月比较空一些。我的文我一般来说不会坑,就是可能过程比较漫长。平时的话可能会在微博摸鱼什么的,微博@ 伏夏请专心学习不要上微博,主要写一些段子啊灵感什么的。但是我微博比较杂lol 其他的CP分开来讲:


#仏英#: 《玫瑰花》绝对绝对不会坑,第五六章已经大致...

3 5

【仏英】玫瑰花(四)


话虽这么说,但弗朗西斯一行人却没能在那天去成郊外。他的话音刚刚落下,最后一个音节还未消散在空气里,走廊上便传来重重的脚步声。廉价的胶皮靴子挤压着楼板,发出的声音既像见了屠夫刀子、预感到死亡的笼中猪的哀嚎,又如冬夜里睡在茅草上的农夫因寒冷而咬紧牙关,牙齿碰撞发出的阵阵抗议。脚步在弗朗西斯门口停下,胡乱地奏响第二乐章。客厅里的和谐气氛被不知名的访客打断了,原本高昂的情绪低落下来,好像人为地用针尖扎破五颜六色的气泡。大家不由自主地沉默;这让门铃声更清晰地传到亚瑟的耳朵里。他听着那断断续续的铃...

10

【露中】欲吻未吻

  • 原作APH,cp露中

  • 情人节贺礼,感觉今年份的糖已经撒完了……



“所以你告诉我,和王耀在一起三个月,你还没有亲过他?”


阿尔弗雷德嘲讽地笑了一下,顺手拉开五分钟前他刚刚从自动贩卖机里取出的易拉罐,将拉环套在小指上转动。灯光照在拉环光滑的金属表面,在墙上反射出点点光斑。阿尔弗雷德看着那光斑,眼珠转了转,毫不犹豫地调整角度,将光线朝着伊万·布拉金斯基的脸射去。


“布拉金斯基,你真是个小可怜。”


“亲爱的,至少我不用每晚抱着个虚假的女孩入眠。”俄罗斯人靠在椅背上,毫不在意同事那无聊的小把戏,目光百无聊赖地落在眼前的电脑上。显示屏上闪烁着各色信息...

【仏英】玫瑰花(三)

  • 原作APH,浪荡法x落魄贵族英设定

  • 中篇,前文请见(一)(二)

  • 文末有注释


六月份,栀子花的芳香弥漫在英格兰原野里。漂亮的小白花掩藏在浓重深绿的叶片中央,令人想起缓慢踱着步子的羊群身上柔软温暖的羊毛。牧羊少女浅粉色的裙摆在草丛里发出簌簌的响声,脑袋上冒出汩汩热气,汗水被同样温柔的粉色头巾吸收。她将手搁在额头上,在眼前的阴影里极目远眺,被太阳晒的通红的脸上露出欣喜的神色。她向远方挥了挥手;于是,安静的天地间远远传来悠扬的笛声。


这样的笛声在伦敦注定是传不远的。摩登的大厦与逼仄的街道让它无路可走,精疲力尽地拐了几个弯之后便再也不复开始时的清明。工业革命的热浪让这个城

2 18

【仏英】玫瑰花(二)

  • 原作APH,浪荡法x落魄贵族英设定

  • 是个中篇,上一章请点(一)

  • 请一定要看文末的注释和作者有话说!!就算中途弃也请喵一眼最后的注释ww


        意识这玩意儿啊,让人害怕。拥有了它,世界上一切事物都摇摆着抖擞自我。清晨起床之时,和风从开了一条缝隙的窗户往室内吹,轻轻撩拨洁净柔软的白亚麻窗帘,并将带着花朵刺绣的轻透罩纱抛向空中。风吹拂到脸上,带着细微的瘙痒感,钻进鼻孔,让人在被窝里舒服地忍不住想要拥抱最亲爱的人。风里还带着玫瑰的香气:花朵是昨晚刚刚盛开的,带着初生的颤栗与惊喜,在窗下的花...

3 25

【仏英】玫瑰花(一)

  • 原作APH,浪荡法x落魄贵族英设定

  • 大概是个中篇


亚瑟·柯克兰在下午三点的时候觉得他的人生已经过完,剩下的只有无尽的懊悔与愤怒。不错,外面天气正好,高远的天空泛起蔚蓝的色彩,整个天幕上没有一片云朵。但这与他有什么关系?他在起床时就带着难过的情绪,没有吃早饭,只扒拉了些过夜的卷饼。在一点半时他反悔走错了的人生,心里的急躁让他拿起了书又放下,一页页的文字掠过他的眼睛,却半个也没有入他的心底。一个半小时后他放弃了无用功,巴不得在这时沉沉睡去,好让这一天的每分每秒于沉睡中浪费,等待新的一天重新开始。


门铃在这个时候刺耳地响起,声音大地让棺材里的死人瑟瑟发抖。房东...

34

【好茶】See You,My Love

  • 原作APH,CP好茶组,微仏英预警(法姐:我只是来客串

  • 一个很平淡的故事

  • 大约八千字


亚瑟·柯克兰在梦里回到了那场他不想回忆的舞会。他在步入舞厅的刹那皱起了眉头,眼前的一切让他迟疑。暖金色的灯光像流火一般照亮着整个宴会大厅,耀武扬威地将光芒送向各个角落。电火光在阴影里跳跃,将这些从上古就潜藏在人间的怪物在新时代杀死。而和它并排挂着的枝形吊灯,仿佛不满一度受它支配的人类将它遗忘,二十二枝蜡烛共同迸发出光亮。光线一重重叠加,屋子中心仿佛有个太阳般灼眼。面对这熟悉而又深恶痛绝的场景,柯克兰在门口踌躇,身体前倾又后仰,犹豫着是否要踏出这一步。


“我最最亲爱的...

6 12

【红色组】新世纪喜剧

  • 原作黑塔利亚,CP红色组

  • 文末有注解和作者有话说

  • 一万三千字预警


王耀是个签约作家。


王耀是个喜剧作家。


“我希望看我文章的人快活。“在他的新书发布会上,王耀做了个鬼脸,引起场下大片的尖叫。作为粉丝,她们的幸福指数毫无疑问排在世界前列。没有人需要担心玻璃渣,糖里混屎,或者是猝不及防的刀子。弃坑,草草结尾的事情在王耀那里也从来不会发生。她们有着王耀的保证,发糖,发糖,而且只发糖。


这样的文风为王耀吸引了大批读者;也许曾经有过不和谐的声音,但,那已经被遗忘了。汹涌洪流中仅有的几颗卵石被水流冲的晕头转向,毫无抵抗力地顺着江河被冲入大海,悄无声息地沉底,堕...

16 73

【好茶】我的爱人痴迷游戏无法自拔

  • 原作APH

  • 大概算埋了几个小彩蛋吧……


我的爱人最近痴迷游戏无法自拔。


亚瑟·柯克兰无奈地在微博上打下这一句话。按下发布按钮,他静静地看着坐在对面的王耀,心里默数着秒数。对面的男子低着头,指尖在触屏上飞舞着,呼吸声低不可闻。


一,二,三……


“叮”的一声,一条淡黄色的横幅出现在王耀的手机屏幕上。亚瑟等待着。


“该死的,我又输了!”王耀突然跳起来,把手机往桌上一丢。长方形的物什磕在桌面上,突起的锁屏键成了受力点,屏幕在嗒一声后转为漆黑。王耀抬头,气呼呼地看着亚瑟,“都怪你,好端端的发什么微博?害得我没能消掉上面那些果冻。”


亚瑟感到...

3 35

【APH】堂前燕

  • CP 王耀X春燕

  • 私设。原作黑塔利亚



灯火摇曳,夏蝉嘶鸣。


涼姐搬了个凳子在后院擦洗。一摞擦净的灯盏烛台在地上码着,还有几个没来得及顾及的沉在水盆里。手里的白布浸透了水,水珠滴滴答答沿着布沿往下掉,在泥地里打出一朵一朵的花儿。太阳虽然西下,可空气还是燥热,把铜烛台温的暖呼呼。四周安静的出奇,越发映衬着一声低沉的吱嘎声格格不入。吱嘎声从前院传来。


莫是有客人来了?每次有人推门,那扇门就会响。涼姐急急在腰上揩干双手,搂了搂头发就往前堂行去。没人送帖子来,但也说不准。涼姐掀开隔帘,一眼就看到了悠闲站在大堂里的青年。见到熟面孔,她不由得松了口气,脸上浮出了笑容:“是王少...

6 26
 
1 / 2

© Volsher-伏夏 | Powered by LOFTER